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小说

877、你其实不了解我

作品:哥哥万万岁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剑沉黄海

  埃尔顿心里痛恨汤姆,打电话质问他,当初说好了共进退,为什么背后偷奸耍滑。

  汤姆说:“你一面让我和你共进退,一面又背着我去找李想,不止一次。是你使诈在先,埃尔顿,别把别人当成傻子,这件事我是被你连累的。本来5%就能拿下,是你胃口太大,执意要压李想。现在好啦,16%的版税比例,我被总部骂的狗血喷头,但又不能让《老人与海》旁落别人之手。他们骂我的那些话,我想全部送给你,但是看在多年的朋友份上,我不想对你说脏话,你好自为之吧。”

  埃尔顿颓然,拿起电话,给总部汇报,想要抓住最后一个机会,但是总部不可能答应超过16%的版税比例,并且质问他,为什么这件事弄成这样,一地鸡毛。

  “你要为此负责,埃尔顿,监察部门会对你做尽职调查。”

  李想最终和米国的麦格劳出版社签署了《老人与海》的出版协议。对方大出血,李想为了让他们不那么难过,答应以后的新书优先选择他们。

  这天,在商量海外出版事宜时,古琪静说:“一切刚起步,我们要委派一名工作人员到米国,和华夏书店的人一起,先把那边的出版和销售事宜铺开来,也是起到督促麦格劳出版社的作用。”

  李想问:“派谁去?”

  古琪静沉吟,现在工作室里人员不多,不到30个人,其中一半负责音乐事务,另外一半才是负责文学事务的。要派人到米国常驻一年,肯定不能是已婚人士,除非对方的小孩已经独立自主了,否则脱不开身。处在恋爱中的年轻人估计也不行,异地相思之苦不是谁都能承受的,搞不好导致人家分手。

  排除这两项,那么可选择的余地就很小了。

  古琪静说:“小张是个不错的人选,男生,胆子大,人也机灵。”

  小张机灵?李想心想,这个家伙是爱情白痴。如果他像小张,黄佑怡那样的女神小可爱,下辈子都追不到。

  李想说:“他是个不错的人选,不过他未必愿意,你先问问他吧。”

  小张正在追求小夏,哪里会愿意去米国常驻一年。一年后,黄花菜都凉了。

  冬天天黑的早,傍晚6点钟,天色昏沉,大学城里越发的安静,寒风吹动路边的梧桐和樟树,枝叶扑簌,行人很少,就连大学里肆无忌惮的情侣也不出来了。

  工作室,小张和小夏最后两个离开,来到大学城的一家西餐厅里,一起吃过晚饭后,才搭乘相反的地铁回家。

  以前,很多次,都是小夏乘坐的地铁先到,小张目送她上车,透过车窗,朝站在过道上的她笑呵呵地挥手告别。

  这一次,是小张的地铁先到。小夏目送小张上车,看到他站在过道上,透过车窗朝她挥手告别。

  地铁开走后,小张用目光搜索空座位,坐下来后才想到,刚才是不是应该陪小夏一起等车,旋即记在了心里,叮嘱下次一定要考虑到。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小夏主动邀请小张一起吃晚饭。小张兴奋的不行,说:“木木西餐厅出了一款牛排新品,我们去尝尝。”

  小夏说:“不去木木西餐厅了,每次都是那里,今天我们换个地方,你跟我来。”

  小张每次邀请小夏吃饭,总是在大学城的木木西餐厅,或者隔壁的中餐厅,从不会带她去别的地方。

  小张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还在说木木西餐厅挺好吃的,不过换家店也不错。

  小夏带着小张到了一家萍乡菜馆,找到靠窗的座位坐下,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询问:“小夏今天想吃点什么?”

  小夏说:“莲花血鸭来一份,但是要微辣,我朋友吃不了那么辣。”

  小张说他可以的,小夏:“你吃不了太辣,别逞强。”

  点好了菜,小张好奇地问:“你经常来这里吗?以前没发现你能吃辣。”

  小夏心想那是因为你太粗心大意了。

  “你知道我的口味吗?”

  小张想了想说:“牛排?”

  小夏摇头,没让他再猜,说:“我老家是湘西,那边地势低洼,水塘很多,常年天气湿冷,所以当地人很喜欢吃辣,吃辣才能体热,抵抗湿气,我从小吃辣。”

  小张:“啊,以前真没发现,我还以为你不能吃辣的。”

  小夏有点哭笑不得。

  “你还以为我很喜欢吃西餐对不对?”

  小张愣了愣,惊讶地问:“你不喜欢吃西餐?”

  小夏说:“其实不喜欢。”

  小张愣住,说不出话来。他一直以为小夏很喜欢吃西餐,所以每次总带她到大学城的木木西餐厅。

  “我一直以为你喜欢吃西餐……你为什么从来不说?”

  小夏抬起头,和端菜上来的服务员笑了笑。这是一盘鱼,名字叫手撕腊鱼,是萍乡菜中的名菜。

  “我以为你喜欢西餐。”

  小张:“……”

  小夏说:“其实你对我并不了解,对吗?”

  小张有点慌,这好像是两人第一次说的这么直白。虽然喜欢小夏一个夏天又一个秋天和冬天了,但是他根本没表白过,甚至,连那层意思都没在语言上清晰表达过。

  他只做,从来不说。

  小张心里纠结了许久,思考要不要大胆说了一句“那请你给我一个了解你的机会”。

  “这是莲花血鸭,你可以尝一尝,太辣吃不了的话,就吃别的,别吃这个。”小夏打算他的思绪,给他介绍桌上的一道道萍乡菜,每一道都有一个小故事。

  萍乡不属于湘西地界,但是萍乡菜很符合小夏的口味,吃过一次后,就喜欢上了这种火辣的味道。

  小张被辣的直喘气,一边又停不下来,真的很好吃。

  吃完饭,两人没有急着离开,倒了两杯茶水,休息一会儿。刚吃了辣菜,不能运动,最好是静坐下来,不然肚子会疼。

  小夏说:“工作室要派一个人去米国,待一年,你知道这事吗?”

  小张诧异地看向她,以为她知道了,说:“你也听说了?我拒绝了。”

  小夏诧异。

  “你拒绝了?小静姐原本是想让你去吗?”

  小张辣的难受,嘴巴一直在呼气,一口把茶杯里的水喝掉,又倒了一杯,说:“问过我,但是我拒绝了。”

  小夏沉默,许久后说道:“我同意了。”

  小张问:“同意什么?”

  小夏低头,摆弄身前的瓷茶杯:“我同意了去米国常驻一年。”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许久没有听到小张的声音,但是可以感觉到,他就在眼前。

  小夏继续说:“我觉得那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我自学了一年多的英语,为的就是能有这样一个机会,现在机会来了,我想把握住。”

  小夏是个有报复的女孩子,不然不会主动接受去米国的任务。当初李想翻译《老人与海》,周佳怡不肯做打字员,小夏主动申请,不嫌累和繁琐,经常晚上加班校对。这本书能这么快出版发行,她有很大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