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圣安娜网址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小说

第二百三十一章、“造访”督抚

作品:云舒问道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筱筠清梦

  檐牙高啄,复道行空。位于羊城的督抚衙门,出乎意料的繁华气派,比之于朱慈炯草草复建的长安行宫,似乎也不输分毫,在奢华程度上,甚至犹有过之!

  正是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春烟如醉。广东督抚徐良安居庭院,观赏着歌舞陶陶,醉人的春光与妙龄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也似的肌肤,妖娆袅娜的身姿相得益彰,当真有一种令人陶然其中,长醉不愿醒的**滋味。

  徐良显然是个懂得个中妙趣的风流之人。是的,权势在手,偌大的广东予取予求,生杀权柄独操一人之手,某种意义上来说,道一声广东的土皇帝,丝毫也不夸张。这样的人,再怎么出格,也不能似乎也不能将下流一词加在他身上,也只好一句风流带过了。

  进士出身,也不是没有指挥军武,一定程度上来说,这徐良也称得上是“允文允武”,文武双全的厉害人物了!适逢乱世,广东天高皇帝远,几乎没有遭遇什么中原战乱的纷扰,小日子也还过得不错。后来西洋的番人来了,宣扬什么十字教的,倒是闹起了不少的风波。

  在最开始,徐良对于这,宣扬真主光明神,排斥一切的外来宗教,自然是瞧不过眼的。再怎么野心勃发,徐良骨子里终究还是儒家出身,尊崇孔夫子,如何瞧得上这一群番邦蛮夷?在最开始,就一力打压十字教,险些儿没把这些传教士赶到海里去。

  只是这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立场上的敌对,并不意味着就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当十字教供奉上了一船的香料、宝石,还有那金灿灿的黄金的时候,伟大的孔夫子便不再是徐良心中唯一的净土,取而代之的,则是十字架的荣光了。

  打那以后,徐良的府上,便多了些丰乳肥臀的西夷娘儿们,风骚入骨,最是**不过了。同样的,一座又一座的十字教的教堂拔地而起,更荒唐的是,法令传下,凡信奉十字教的黎庶,免除一切赋税……那些苦哈哈能有多少油水?还不及十字教的一次孝敬来的够味……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混下去了。独霸广东之后,徐良也没有心思更进一步。毕竟人有自知之明,他知道扫平天下不是他能够完成的伟业,也就不起那一份野心。反正能够将广东牢牢掌控在手里,甭管谁得了天下,也少不了他的一场富贵——徐良可不认为,老朱家还有重掌河山的那一天。

  便是因为没了那份野心,日子得过且过,做自己的土皇帝作威作福,徐良才会不介意十字教的一些举动。他又不是傻子,能够看准机会,割据一方的存在,岂能没些眼光?十字教打的什么算盘,徐良心里可是门儿清。

  只是他徐良并不看好十字教会有成功的机会,更不怕十字教会有反客为主,架空自己的打算。这一点,徐良自己看得分明,整个广东,大家伙儿认可的,是自己这个督抚,可不是什么西夷洋人,哪怕十字教广泛传播,吸纳信徒无数,徐良也依旧有着这份自信!……

  既是如此,那么自然也用不着多费心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好处拿在手中就成,至于别的,哪里管得了那许多?做自己的土皇帝,何必操别的那一份子心?是园中载歌载舞的妙龄女子不诱人了,还是樽中美酒,盘里珍馐不诱人了?

  只是常言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又有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的说法。徐良本来在广东威福自用,消受不尽的富贵荣华,但随着周云舒踏入了广东境内,这塞牙缝的凉水,便很快就要找上了门来了。

  斜躺在软床之上,斜眯着眼睛看着载歌载舞的少女一袭薄纱之下的雪腻肌肤,听着身后心腹在禀报着数日前十字教各大教堂的人员调动,似乎在什么地方折戟沉沙,损失惨重。好些教堂的神父们都再也没有回来的事情,徐良心中思虑万千,直觉中,像这般清闲安乐的好日子,很可能随着一场风暴的掀起,即将走到了尾声!

  “安排下去,都督府戒严等级提到最高!”徐良沉吟片刻,便对心腹安排了下去。等到心腹们退下之后,徐良侧过头,对着他侧面的一张几案上坐着,一边欣赏歌舞,一边自斟自饮的几个像是江湖豪客打扮的人言道:“几位师傅,屑小来犯,某得安慰,就劳烦多费费心了。”

  那几个江湖豪客,个个都是生的威武雄壮,看上去就孔武有力。实际上,他们也的确是有几把刷子,在这广东地界上,抛开外来的十字教高手不算,他们也算得上是有名有号的厉害人物。若非如此,也不会被广东土皇帝徐良看上,待为座上宾,托付自身安全了。

  “督抚放心,有我等在,督抚府上必然是风浪不起,水波不惊。”

  “放心?哼哼,若不是十字教的人居心难测,又是非我族类,我又哪里能瞧得上你们这几个?”当然了,这句话只是在心里面转过一转,却是不好宣之于口的。毕竟,这几人功夫再怎么不错,了不得也就是先天极致,撑死了半步宗师——这还是这段时日,修行变得越发容易,再加上督抚府上的无数天材地宝的供给才堆出来的。

  毕竟这也正常,以一个武道还算不得昌盛的一省之地,与一个文明的顶尖高手相比,那也太欺负人了。再者说了,真正的厉害人物,几个能够瞧得上他徐良?能够招揽这几人护卫自己,已经算是徐良厉害了。

  当然了,十字教倒是热心的很,十分乐意给徐良提供帮助,宗师级的人物保护其平安夜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只是徐良又哪里敢应下来?非我族类,其心难测。徐两颗不愿意给自己找不自在,还是保持现在的这种“交易”的关系,各取所需,相安无事,岂不更好?

  心里不屑,亦或者说并没有真个相信这几人能够保护自身安危,最多,也就是能够支应一阵罢了,徐良面上却是分毫不显,一副倚重对方的姿态,当真是演得一手好戏!

  不过,徐良对于自己的安全,却是另有布置,这几个江湖好手,不过是障人眼睛罢了。作为一个知进退的老狐狸,徐良可不像他给人印象那样简单。明哲保身,那是骨子里的本能!

  当然了,其实徐良自忖,就算是周云舒猛龙过江,奉了长安的那位的使命,也决计不会对自己动手。拉拢示好,才是对方应该做的!他所做的那些加强戒备什么的,说是防备周云舒,还不如说是在以防那最不可能的万一罢了。

  只是有时候,有的人的行为,并不能够以常理推断。周云舒又不是玩政治的,对他这个“广东王”玩什么拉拢分化之类的手段,一力降十会,才是他这种江湖草莽的行事准则不是?于是乎,徐良虽然是有了以防万一的心理准备,但也决计想不到,“噩梦”真的会找上门来,而且还来得如此之快!

  青天白日,却有一条人影在长空掠过。猛然看去,人影一闪即逝,再看时却是晴空万里,哪有什么人影?若不是确信之前所见非假,简直会以为自己看花了眼!若不是青天白日,怕是也真有一种“见鬼”的感觉!

  那当然不是什么“鬼影子”亦或者看花了眼的错觉了。在人影闪现的刹那,徐良的眼睛,下意识的眯了一下,显然的,这厮扮猪吃老虎,也不是一无是处的普通人,反倒很可能是一个了不得的武功好手,甚至瞒过了这几个傻乎乎的江湖豪客!

  且不说这个,却说那几个江湖豪客,在人影闪过之时,便反应过来了。一个个的将兵刃按在手中,目光如电也似的扫视四面八方,口中则是立刻大呼出声:“护驾!”

  话声方辍,就听见“嗤”的一声,之前的那条青色人影再次闪现,随后就有一缕疾风,直射眼前。那徐良看得清楚,袭来的不是什么歹毒暗器,仅仅是一截枯枝;目标也不是朝着自己要害,而是斜斜飞过,若是不闪不避,那么只会擦过自己发梢……很显然,突兀出现的那条人影,并没有杀害自己的意思,这一截枯枝,倒像是一个警告……亦或者说,是打个招呼?念及此处,徐良也就故作反应不能,不躲不必,原地未动。

  至于那几个江湖豪客,却一下子分散开来。两人纵跃向前,拦在了徐良身前。手中刀剑横劈直削,向着袭来的“暗器”格挡而去。另外一人,则是追着“青影”消失的方向,扑了过去。

  “督抚!小心!”嘴里叱着,奔向青影消失的方向的那人是个瘦高瘦高的汉子,唤作秦桑,江湖诨号“鞭王”,一身武功,大有可观之处,应是徐良找来护卫自身的高手中,最为了得的一个了。这厮一面叫道,一边儿让右手探向腰间,陡地向外一扬,铮然作响中,将他的兵刃,一条银光灿然的“十二节亮银鞭”提到手中。

  恰在此时,那青影也再一次突兀出现,像是不再有“捉迷藏”的心思,陡然出现,紧接着便迎着秦桑奔来的势子,往徐良这边飞掠而来。

  不消说,这条青影,除了周云舒,还能有哪个?其实,依着周云舒原本的念头,犯不着弄这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儿,直接单人只剑,杀入督抚府衙,干净利落,快意了当!然后将长剑架在脖子上,毒药喂在嘴里,不怕那督抚老爷不就范!

  只是后来再一思量,真要这么一来,督抚衙门哪里还有什么威信可言?没了那一份威望,对于普通人自然是少了那一份震慑力度,最终就算对方配合着拆毁教堂,怕是也弹压不住那些信徒们的反抗,最终耗费时光,着实事倍功半,算不得上策。

  既然如此,那么还是把动静控制一下,打听到了督抚徐良在家里潇洒恣意,周云舒便想也不想,就这么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的,来到了这督抚老爷的府中。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这督抚老爷的家里也并不简单,不说那跟随在督抚身边的几位江湖中人,虽不值一提,但多少也算是个麻烦……这也还罢了,那徐良这厮,也不像是外面说的那样是个带过几天兵的文弱书生,相反,这厮身上居然也有一股颇为精纯浑厚的内力,看样子,宗师这已经结,似乎都快要走到了尽头,当真了不得!

  猝然的发现,让周云舒起了几分好奇之意,主意再变,也就不等晚上夜深人进的时候找徐良谈心,而是大白天的就有了动静。这才有了这“青天白日见鬼影”这一幕的展开……

  言归正传。却说那秦桑的动作其实已经算是够快的了,等闲的先天人物,根本躲闪不开,就是一些若一点的宗师,也未见得就能够轻易接下。只是秦桑的这一份速度,在周云舒面前,确实差的太远了,根本不够看!

  那秦桑的十二节亮银鞭才自出手,耳边便听得一声轻哼,整个人也在这一刻如遭雷殛一般,紧接着手腕一麻,握在手中的亮银鞭便自脱手而出,被周云舒反手抄在了掌中。紧接着。周云舒手腕一抖,亮银鞭翻转回旋,便已经缠上了秦桑躯体,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传来,整个人便被定在了那里动也动弹不得!

  像是清风一拘。周云舒制服秦桑,七十四号也没有费什么功夫,甚至于他前行的速度,都没有丝毫的停滞。像是一道青烟一般,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徐良的面前。徐良这瞎子是真的吃尽了,行家伸手,立判有无。周云舒的高明生手,显然超出了徐良的预料,心里,隐隐有谢不安,局势似乎并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中。

  且不说徐良。那周云舒才自到来,横在徐良跟前的两尊武林高手就已经有了动作。这个时节,根本来不及在心中转动什么念头,只看见身前青影乍现,便便本能的将手中刀剑挥了出去。

  只可惜,到底实力悬殊,纵然兵刃在手,却也无济于事。下一刻,这二人只觉得掌心一热,兵刃便已脱手而出,紧接着,便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徐良,徐督抚,咱们可以谈谈。”周云舒声音平淡,却自有一股骇人的寒意,让徐良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