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小说

117:婉歌再起

作品:绝代风华之美人谋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靖侠

  吃过晚饭周丰翼便去了刘大人屋里商量大会上的一些事情,一直到深更半夜才回屋来。彼时李四月刚好端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进屋,她笑道“你回的倒是时候,快来吃馄饨。”

  周丰翼看了一眼没说话,进屋,脱鞋,放下束发,净面,上床,睡了。全程没说一句话,也没再看李四月一眼,李四月端着碗愣在原地一时失神,这是周丰翼吗?要知道周丰翼不管多累多烦都不会在她面前表现半点,他对她永远有耐心,绝不会不理她,不和她说话,而且还是在她主动跟他说话的时候。

  这么一想,好像从自己半下午午休醒来后他就没跟自己说过话了,晚饭也是。

  难道大会遇到了什么难事吗?李四月坐到床边将碗凑到他面前,笑道“你闻闻可香了,忙了一晚上吃点垫一垫肚子吧!”

  周丰翼睁开眼看向她,她笑得柔和,一脸温情和从前并无不同。他眉头一皱,似乎想分辨她这柔情蜜意里有几分是伪装,愣了一会儿他松开了眉头,他知道他不会去质问她,不会主动去挑起那个敏感的问题。

  他起身接过碗,声音温柔“好,确实有点累了。”

  李四月笑了笑,看着他吃完整碗馄饨松了口气,她最近心情难以平复,不过一句旧诗便思恋起太多太多,得想办法平衡这些事。

  ……

  这日,天空雾蒙蒙,细雨连绵,从一大清早到下午一直未停歇过,李四月闷在屋里无事便弹琴解闷,手落琴弦,乐声悠悠,断断续续一曲终了她才惊觉,自己竟弹的是那曲婉歌。眉眼下泪痕犹新,她赶忙拭去,说好不要想,怎么又忆起,这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愁可不是个办法。

  丫头来报说周丰翼回来了,她起身,又想起自己微红的眼怕是不好交代,便吩咐丫头若周丰翼找她,就说她去小厨房做点心了,然后便在周丰翼还未入门前去厨房了。

  却说李四月那曲婉歌弹起的时候,整个驿站里都飘荡着她的琴音,悠扬铿锵,让人雨中失魂。顾应平正在屋里跟葛一春谈着话,听得琴音他先是愣了一下,手中动作微顿,似是在确定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熟悉的那支曲子。

  葛一春听到那似远似近飘来的乐声也是惊了一头,不说顾应平是不是听出来了,就是他也听出了啊,这些年顾应平每逢思恋李四月便要吹这支曲子,他早听得耳朵起了茧子,熟得不能再熟。

  他忙起身去关了门,一时挡了大半声音,又故意提高声音说“侯爷不是说下雨天心烦嘛,不如去睡一觉……”

  “别吵。”顾应平声音微冷,他复又推开了门急步走到雨中,那乐声越发清晰起来,“一春你听,你快听,婉歌,是婉歌,有人在弹婉歌。”

  “不是,侯爷你听岔了,只是差不多的曲子而已,你不是说要喝茶,我知道驿馆里有个姑娘煮茶技艺极好,我去……”

  “是她,一定是她。”他却完全没听葛一春说什么,一副耳朵只留心着那琴音,他欢喜的笑了,“这世上只有她会弹这首曲子,也只有她能弹得这么好。在哪里,好像是驿馆里,离我很近,我要去找她,我要去……”

  顾应平说着人已朝着院门口去了,葛一春眼见瞒不住了,却依旧死拦住他“爷,你幻听了,听什么都觉得像婉歌,但肯定不是。”

  “不,我绝不会听错,你别拦着我,好像是南楚使臣所住的院落里传来的,我要过去,说不定丰翼也知道……”

  他一心扑了进去,认定弹琴人就是李四月,葛一春却拉住他,好在这时候一曲结束,对方也没有继续弹,葛一春呼了口气,说“侯爷,这么多年没找着人,她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有别人会弹也不奇怪,说不定是什么机缘巧合学会的呢。”

  “那我更要去问清楚。”顾应平道,“即便不是她,也一定是有她消息的人,一春我找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线索怎么能放弃说不定她跟我一样苦等这么多年,一定十分艰辛。”

  “怎么可能。”葛一春怒道,“那个女人……爷,说不定她早嫁了别人,过得不知多滋润舒服,你别傻了,她根本不值得你这样。”

  “你说什么?”顾应平奇怪的看着他,以前在东川的时候葛一春是曾对李四月有过成见,但后来他也很喜欢李四月,这些年他也跟顾应平一样担心着她的遭际命运,绝不会这样诋毁李四月。

  葛一春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一时脸上也是讪讪的,顾应平盯着他,表情可不善,但他现在没空理会这些,追寻弹琴之人要紧。他道“我先去找丰翼问问情况。”

  知道顾应平不会善罢甘休,葛一春只好道“让我去问吧,下着雨呢,你就别跟着淋雨了。”

  要知道他们冲出来就一直在雨里淋着,虽是毛毛小雨,可这雨极密又紧不一会身上就湿透了。顾应平也顾不得这些,只摇头“不,我必须亲自去。”

  这如何使得,李四月在弹琴就说明在屋里,这会儿去,不是撞个正着嘛。

  葛一春忙把他往屋里推“你怎么连我也信不过,放心吧我一定问清楚。”

  “一春。”顾应平抓住他的手,疑惑的看着他,“我之前就想问你的,你最近有点怪啊,一开始我没在意,可我发现你好像一直不想我去丰翼那边,你在搞什么?”

  这话一下子问得葛一春毫无退路,他嗫嚅起来,顾应平追问“你有事瞒着我,到底什么事。”

  葛一春从未对顾应平撒过谎,一时慌张起来。

  见状,顾应平知道自己所猜无错他越发火大起来“还不快老实说,是我平时对你太宽容了吗?竟敢瞒我”

  葛一春急得原地打转“不,侯爷你不要逼我,我不能说,不能说。”

  “待我回来再收拾你。”眼下他也没多余心思跟葛一春废话,他现在满心都只想弄清楚那个曲子的来由。

  见他折身又要走,葛一春自然知道他要去哪,于是又欺身相拦“你你不能去。”

  顾应平瞪着他,葛一春身心俱疲突然哭着跪了下去,他道“侯爷,求你……”

  顾应平就这么看着他,他咬牙,最后道“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

  也许从他们来江都开始,就注定了一切,葛一春再怎么瞒,真相暴露也只是时间问题。

  ……

  初冬的阴霾笼罩在江都的天空之下,乌蒙蒙的天气给人一种沉重的压抑感,好像这天随时都会掉下来一般。阴雨滴滴答答,连绵不断,下得人有些心烦意乱。

  周丰翼的眼皮跳了一上午,总觉得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一般,一回来便坐在窗台边看书,他想着这样能驱散些心里的烦乱,可是窗外那棵芭蕉树不知趣的滴落着雨水,一下一下让他更烦了。

  “夫人出门了吗?”他从书里抬起头来问道。

  下人忙应声“夫人去小厨房做点心了。”

  周丰翼点了下头,她能找得到事做而没让自己闲下来也是好事。至少她便不会胡思乱想,不会往纸上乱涂鸦惹人生气的诗句,可是一想到那些诗句,想到她心里还放不下那个人,周丰翼就越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知道,越是这样,他越不能让他们见面,这层布永远不能扯开,不然一切只会一发不可收拾。

  这时,只听得屋门口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是茶碗掉在了地上,然后是丫头的求饶声。周丰翼皱着眉起身“怎么回”

  他愣了一下,对上的是门口顾应平那双比这天气更死气沉沉的双眼。他下意识的望向顾应平身后的葛一春,他以为他们已达成某种默契,谁都不会让顾应平有机会踏足这里。

  可是葛一春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显然,他也没有要跟周丰翼传达什么信息的意思。

  周丰翼眉心紧皱,想着李四月就在隔壁的厨房里忙活,天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他笑了“阴雨细密,你怎么过来了?”

  顾应平没说话,闪身进了屋,目光四游,只见得隔帘的卧房内,那妆台之上摆满了女子用品,一件水粉色压枝海棠的罗裙还随意扔在小几上,屋里燃着香甜的息神香

  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一间屋子了。

  “怎么了?”周丰翼追过去问,“找我有事吗?不如我们出去商量吧。”

  又是出去!顾应平冷笑了,想到葛一春说的话,他内心一紧,他希望这是真的,那样他就可以见到朝思暮想的人;他又希望这是假的,那样他便不用怀疑眼前这位好友。

  他转身往榻边一坐,却笑道“下着雨,今天我们就不出去了。”

  周丰翼瞧他大有要长坐之势,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起来。他似笑非笑的坐到顾应平身旁“出事了,一脸难看?”

  顾应平也看着他,似乎是想从他脸上望进心里,望一望那些他从来不曾见过的地方,那些被周丰翼深埋着一心想带进棺材的秘密。

  周丰翼被他看得一阵发毛,只得吩咐下人“还不快重新沏茶上来。”嘴里这样说,心里却在想要怎么才能把人赶紧打发走。

  “之前就一直说想见一见周夫人,可惜一直没有机会,难得今天下着雨什么事都做不成,丰翼,引见一下你夫人吧。”他平静地说道。

菲律宾圣安娜网址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