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小说

第103章

作品:万古奇闻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萧逢

  三才大荒阵作为不周老人隐居之地的屏障,有着非同一般的效果,除了不周老人自己,其他来到雪炼峰的任何人,都将被三才大荒阵干扰而实力大减。

  作为不周老人没有正式承认的徒弟,萧墨竹四人在雪炼峰开始了修行。

  法阵维持在了一个特定的强度,无论是白天修行,还是晚间休息,四个“徒弟”都在其影响之中,这也是不周老人特意创造的一个“逆境”,让四人习惯这种程度的困难。

  这是修行第二天的夜晚,在岩洞之中,火焰旺盛,温暖非常,小风和小冰已经自顾自的睡得香甜。

  而另外的四个人,则郁闷不已,翻来覆去的都难以安眠。

  原因不是别的,正是这个三才大荒阵,灵力的动荡加上法阵带来的压力,四个年轻人一直都处于很不舒服的状况里。

  如同一个普通人,在嗅着难闻的气味的同时,听着刺耳的声响,还要忍受着寒冷,如何能睡得下?

  “啊!太难受了!”

  终于,奚子芫猛然睁开眼,坐起了身,尖声说道。

  不止是她,其他三人也好不到哪儿去,白天里被这个法阵干扰着进行静坐修行还算过得去,但晚上还要在这种环境下睡眠,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看来不光是我难受,你们也是一样啊?”杜瀚云揉着疲乏的双眼,问道。

  岩洞之中没有任何家具之类的东西,四人还有小冰,都只是靠着石壁,就地和衣而眠,倒也没有多余的不妥之处。

  奚子芫不满的直哼着气,说:“这鬼地方太让人郁闷了,连好好睡一觉都这么难,我迟早会精神崩溃!”

  “想想白天打坐时的感觉吧,如果在睡觉时也能保持那样的心境,应该就不会这样了。”萧墨竹叹息了一声,又一次的躺了下来。

  想着天明之后还有修行任务,饶是脾气如奚子芫,也不得不妥协般的冷静下来。

  看似沉睡中的小冰,在这个时候,却微微的扬是了嘴角……

  不过话虽如此,白昼时才能勉强达到的“静心”状态,又岂是这么简单就能在睡眠的同时做到?

  夜深月高,直到最后,也没有一人做到“静心”入眠,让几人陆续的睡去的原因,只是极度的困乏而已。

  即使这样,黎明日出也是一样的到来了。

  修行的第三天,不周老人没有在冰风崖现身,只因这一天的修行和昨天没有区别,故而没有需要吩咐的事情。

  野果只剩下最后的几块,又到了该去雪炼峰西南的野果林跑一趟的时候。

  天刚一亮,萧墨竹四人已经自觉的走出岩洞,到冰风崖的最边缘坐了下来。

  目前的萧墨竹已经能快人一步的做到“静心”,算是已经到达了不周老人的要求,另三人则很清楚,今天之内自己一定也要做到才行。

  小冰划下的分隔线还很清楚,不到一尺宽的小地方里,稍微一松懈就会往后倒下,然后在恐慌之中坠下悬崖。

  在萧墨竹和杜瀚云的记忆里,似乎还没有看到过奚子芫这样勤奋的样子,就算没有很好的休息,也是卯足了劲儿,誓要在今天里达成条件。

  不得不说,奚子芫的积极态度,让她确实有着明显的进步,坠落悬崖的次数正在大幅的减少!

  而且这还没有让她骄傲,若是以往,想必奚子芫已经“哇哈哈哈”的狂笑了起来……

  杜瀚云惊讶的看到了疯丫头也能静下心来,自己也不敢再懈怠,闭上了双眼继续着修行。

  蒲雪莺一向无争,受到其他情绪的影响也小,继萧墨竹之后第一个做到了真正的“静心”。

  背脊发凉,冰风崖外空空又荡荡,端坐于此所感受到的无依无靠让人了解到了自己的渺小,退后半分,即是深渊!

  小冰没有因为逐渐变得悠闲而不快,反而心生欣慰,一伙人朝夕相处,要说没有友谊诞生,那也是骗人的。

  专心致志之下,时间飞逝,转眼之间就已午时。

  杜瀚云、奚子芫和蒲雪莺三人还在闭目静心之时,萧墨竹却站起了身,离开了自己的位置。

  小冰平躺在石壁下的巨岩上,抖着曲起的腿,望着天空,一动也不动。

  既然已经达到了目标,作为“领跑者”,萧墨竹独自一人去采集食物,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太阳从东升起,到日落之间,仿佛只是短暂的一小会儿,除了午间的进食时分,一行人费时最多的就是闭目而坐。

  在“静心”状态下,三才大荒阵的干扰影响也似乎变得微弱,一整天的静坐下来,到了日暮之时,几人的精神反而变得大好,昨晚煎熬似休息的“后遗症”也一扫而空。

  黄昏,月起星出,不周老人却依然没有出现在一行人的面前,说好两天完成的目标也没有来“检验”成果。

  疑惑的奚子芫向小冰发问,却只得到了“我也不知道”的回答。

  猜测着不周老人可能在雪炼峰山巅,萧墨竹想到了那强烈的穹上罡风,不寒而栗。

  向上去找“师父”是不现实的,从冰风崖到山巅的纵高虽然只有最后的一千公尺不到,但毫无疑问,就是这几百公尺的高度,比雪炼峰拔地而起到冰风崖的三千公尺,还要险峻得多!

  况且,那穹上罡风能让人感受到撕心裂肺般的寒冷,灵力不足的人称之那里为“炼狱”,一点也不过分,萧墨竹当然是不想再次去往那个地方。

  静悄悄的夜晚来临,四个修行中的年轻人都有一丝不安。

  “怎么不来看看我们有没有成功,师父他在干嘛?”奚子芫这样疑问道。

  “也许是忘记了吧,毕竟他那么大的岁数了,要不就是在忙其它的事?”杜瀚云倒不介意检验成果与否,看着夜幕的降临,如释负重的说道。

  蒲雪莺披上了一件备用外套,看着岩洞中摇曳的火焰,说:“师父他硬朗得很,一点也不像是会健忘的样子。”

  “我们只管修行就是,等明天就知道了,有新的修炼在等着的吧!”萧墨竹说道。

  “说得对,我觉得你们不用考虑其它的事,不周老头说过的吧,修炼难度会越来越大,你们还有闲情乱想,说明游刃有余,以后可别诉苦哟!”小冰侧躺在角落,看着四人,笑嘻嘻的说道。

  杜瀚云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冰凉,虽说堪堪达成了“静心”的目标,但也是不久之前的事,想到明儿天再次亮起的时候,又会有更艰苦的“课程”,肩膀一下子就低垂下来,轻松的感觉瞬间烟消云散了。

  “就让狂风暴雨尽情的来吧!这样才像是修炼!”奚子芫紧捏拳头,气势十足的说道。

  蒲雪莺在一旁鼓起了掌,笑着说:“好有气势呢!都快成大家的楷模了。”

  “那是,本小姐要练成三花聚顶,以后回了家,老爸也得对我刮目相看!”奚子芫说道。

  “我觉得你老爸从来就没有小看你。”

  萧墨竹也为奚子芫忽然爆发的上进心而宽慰,进而说道:“说到底也是你老爸不想勉强你一个女儿家的,而不是不看好你,不然他怎么会拆下‘朝云谱’来借给你?”

  “我也是这么想的!”杜瀚云附和了一句,随即啧啧称奇的说道,“说起那个‘朝云谱’,可真是一件好宝贝啊,能吸收妖力灵力,还能事先将术储存在上面,什么时候奚叔能把它传给我就好了!”

  见到杜瀚云摇头晃脑了起来,大概是在幻想“朝云谱”在手的情形,奚子芫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我老爸要把‘朝云谱’传给你?”

  嘿嘿的一阵怪笑,杜瀚云厚着脸皮说:“我是奚家未来的女婿,不传给我传给谁?是吧,未来媳妇儿?”

  “去去去,一边儿去!想当奚家的女婿,什么时候你的修为能比我高一百米,再说这个问题!而且我老爸也没必要把‘朝云谱’传给他的女婿,直接给我不就行了?你是瞧不起女人吗?”奚子芫把脑袋一转,斜眼瞪着杜瀚云,吭着气说道。

  “诶!瞧她这话说的,墨竹,你来评评理!”杜瀚云像是受了委屈一样的看向了萧墨竹,说道。

  对于两人的拌嘴,萧墨竹也是无奈,摇头说道:“反正‘朝云谱’可以拆下来,一人分一半不就好了?”

  “不行!”

  奚子芫恶狠狠的盯着萧墨竹和杜瀚云,在两人面前晃起了粉拳,语气坚定的一字一句说:“我,全,都,要!”

  被奚子芫的强势所威慑,杜瀚云无可奈何的妥协,说道:“行行行,你厉害,当我没说过!”

  “哼!这还差不多!”标志性的两手叉腰,奚子芫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着这晚间情景剧一样的玩闹,蒲雪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大感有趣。

  “蒲家妹子,你又笑什么呀?”见到一直在围观的蒲雪莺莫名其妙的笑着,杜瀚云不解的问道。

  奚子芫看了蒲雪莺一眼,很快明白她是在笑这边的争吵,气呼呼的说道:“好哇,小妮子,原来是在看我们的笑话呢!你以后还不是……”

  老老实实的当着一个观众,只是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没想到突然成为了“众矢之的”,蒲雪莺害怕奚子芫一会儿又说些让人不好意思的话来,慌忙的打断了她,说道:“好啦好啦!我不笑就是了!”

  “嗯,认错态度良好,本小姐就不计较了!”奚子芫像一只打了胜仗的斗禽,气昂昂的说着。

  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夜晚,萧墨竹一行四人全都初步的掌握了“静心”这一境界,或许他们本人没有察觉,但在施展灵术时的心态,正在渐渐变得冷静、果断。

  乌州西边山峦众多,雪峰也是常见的风景,其中,在最高那座大雪山的巅峰上,一位老人负手而立。

  任凭烈风吹动衣袍,老人望着东南方向,长叹了一声。

  妖风四起,恶潮涌动,九炎似乎正在发生变化。

  虽然曾对小冰说过“不用在意普通妖物”的话,但真要眼睁睁的看着妖祸频发,就算是不周老人,也是不忍心。

  肉胎凡体,终究拥有着一颗“人心”,否则不周老人大可不必理会人类的存亡,“异妖”什么的权当一出戏,也不用借助“雪池宝莲”之类的天材地宝来给自己续命!

  在“异妖”的轮回里,不周老人挣扎了不知多少的岁月,只为了给人类多一分的希望,一次,一次,又一次……

  “什么时候老朽才能歇息啊!”悲怆的感慨着,不周老人的脸似乎在这瞬间苍老了许多。

  稳步前行,不周老人站在了面向北方的岩石边缘,向下方望去。

  雪炼峰的北面,冰风崖,就在山巅下不远的地方。

  “要是能掌握那股异妖之力,他将拥有继续对抗异妖的潜力!可惜,祸福相依,也有可能成为异妖的一份子,那样的话……”

  不周老人须发飘动,眼中黯淡无光,不知是在想着什么,自语之声出口即被风嗥盖过……

  东方日初,破晓微明。

  岩洞之中还残存着温暖的空气,梦貘小风伏在最角落里,不愿醒来。

  萧墨竹、杜瀚云、奚子芫、蒲雪莺,四人陆续的走出了岩洞,来到了冰风崖边。

  在东边,大地与天空的交界处,一如昨日之景的一线苍白。

  “今天的天气好像比昨天好了一些。”奚子芫深深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伸着懒腰,心情畅快的说着。

  新的一天随着红日的缓慢升起而来临,站在犹如天地肩臂高度的雪炼峰上,观测到的日出比平原上早了很多。

  此刻,五点未至,天错山脉一片朦胧,大地还没有醒来。

  “奇怪,师父他怎么还没来,难道是睡过头了?”杜瀚云看着清风雅静的冰风崖上下,说道。

  奚子芫活动着身体,满不在乎的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逆转三才大荒阵这么夸张的一个法阵,为了维持它,师父应该很费力吧,多休息一会儿又怎么了?”

  “对对,你说的都对!”杜瀚云没想为了这种随口的话而争上两句,让步的说道。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听说从今天起,不用再苦闷的打坐、端坐、静坐,几人感觉比过节还喜悦。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