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小说

第八十四章 激辩听雨楼3

作品:明曦群英录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一曲宗歌

  解决了音骸与璇儿之事后,李晚澄从房顶上飞了下来,并且很自然的站在了柳柔心的边上,费南贞看着他的举动,立刻纠正他道:“李先生,我知道你与柳柔心从前是至交好友,但柳柔心身背命案,在东陵又与邪人为伍,乃是我们此次大会要公审制裁之人,我希望李先生能以大义为重,切莫徇私啊”

  李晚澄听了,疑惑的看着费南贞道:“我与柳柔心为友?楼主何出此言啊”

  说完此话,李晚澄向着柳柔心一拱手,道:“柳夫人,虽说之前我在街上已经目睹过夫人风采,但实际上现在才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柳柔心笑道:“早听风逐云提起过,李先生本是东陵隐士,在东陵邪人肆虐之时出山相助,先生气概非凡,心怀百姓,实在令人佩服”

  “哪里,李某不过一个粗鄙武人,只会打打杀杀,哪像夫人,为了铲除邪人,不惜以身犯险,潜入邪人内部为我们探听消息,我们才不至于全军覆没”

  李晚澄与柳柔心旁若无人的互相恭维,但说话的内容却引起了在场众人的疑惑。

  “柳柔心是潜入邪人内部的卧底”这一情况如果是真,那他们这场大会不就是一个笑话了,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费南贞,心中怀疑她的消息来源,毕竟醉香居的情报准确率,实在是难以让人完全相信。

  费南贞见李晚澄“散播谣言”扰乱众人想法,马上说道:“李晚澄,就算你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女魔头的朋友,也不要用歪曲事实这种幼稚的方法来替她洗白了,事实就是事实,无可更改,我劝你现在就与柳柔心划清界限,我们也绝对不会迁怒于你,毕竟大家都是江湖人,交错了朋友也并不是你的错”。

  李晚澄道:“楼主是有耳疾吗,李某已经说过了,我与柳夫人并没见过面,而且我出身东陵,对于东陵邪化之事,我知道的比楼主多得多,刚才所说也句句是真,只是我不明白,为何楼主要将与柳夫人的私人恩怨,硬生生的与东陵之事扯上关系”

  费南贞则大喝一声:“录天宵”

  李晚澄“恩”了一声,四处看了看,更加疑惑的说:“楼主在叫谁,谁是录天宵?”

  费南贞道:“录天宵,你不要装傻充愣了,今日无论你怎样袒护这个女魔头,都改变不了她已投靠邪族的事实”

  李晚澄看着费南贞道:“楼主一会说我袒护柳夫人,一会又叫我录天宵,楼主你到底是怎么了”

  之后李晚澄回头问柳柔心道:“柳夫人可认识一个叫录天宵的人吗?”

  柳柔心道:“早些年见过,不过他已经离开东陵许久了,我也不知他的音信”

  “哦,是这样啊”

  费南贞见他们一唱一和,大怒道:“够了,李晚澄我敬你是东陵的一方豪杰,堂堂的凝丹境强者,你最好认清事实,不要在这里徇私舞弊,我费南贞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李晚澄道:“楼主,请恕我直言,你与柳夫人的私人恩怨,我没有兴趣,也不想参与,但如果你要无故诬赖柳夫人背弃人族投靠邪族,那我也不得不摆明立场为柳夫人正名了,毕竟东陵之事,柳夫人牺牲良多,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蒙受不白之冤的情况下,还要背上背叛人族这样的大罪”

  今天从柳柔心踏入园州城开始,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顺利,费南贞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事已至此她不可能收手了。

  李晚澄道:“楼主口口声声说柳夫人已经投靠邪族了,那么手中一定是否已经握了确切的证据了”

  费南贞闻听此言目光转而看向风逐云,暗自寻思,风逐云已经出卖过柳柔心了,并且几天前,他也在很多人面前说过柳柔心坏话,为了他自己能恢复功力,为了避免柳柔心的事后报复,他已经没有退路了,而且李晚澄看似跟个没事人一样,但她费南贞下的毒,哪有那么容易解的了,他一定是在逞强,她必须让风逐云了解,李晚澄的性命依旧在她的手中。

  风逐云站在那群女子中间,颇有些鹤立鸡群之感,所以在场的无数双眼睛,一瞬间就都锁定了他。

  风逐云再一次站在高台之前后,先向费南贞拱了拱手,不过转过身来时已经不像刚出来时那样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了。

  费南贞道:“风少侠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我会保证你的安全,绝对不会让人伤害到你,还有,我劝你最好规劝一下你的朋友,一个本就中毒至深的人,却还为了面子死鸭子嘴硬,死撑着站在这里,身体可是自己的,这一时没事,不代表以后没有什么后遗症”

  风逐云一听就明白了,费安贞这是暗示李晚澄余毒未解,解药还是握在她手中的,风逐云暗道了一声“可惜”,因为她下毒的对象是个千年难遇的毒修。

  风逐云被费安贞的人保护在后,费安贞也发话让他据实讲出真相。

  李晚澄一见风逐云出来,开口刚说了一声“风兄”。

  话就被费南贞开口硬生生的打断了。

  风逐云佯装躲避李晚澄的眼神,开始叙述东陵发生的事。

  “六年前东陵内乱,东陵王之子奉命平乱,但仗打了好几年,动乱也不见平息,后世子战死,王府军群龙无首,就在这时王府之内王爷所纳的一名妃子站了出来,那名妃子提出了很多有用的意见,并慧眼识珠提拔了一批并不出名但十分骁勇的战将,还拿出全部的陪嫁犒赏三军,激励士气,在大军节节胜利,并顺利平息战乱后,那名妃子便被东陵王册封为策妃,并获得了很高的声望,当时东陵所有的百姓都把策妃视为天降的救星,对她感激非常,就连当时的我们也觉得东陵有策妃在,一定会很快恢复以往的模样,但事实上,这不过是一个阴谋,策妃的真面目就是邪族的邪妃媚铃官,她来到东陵根本就没有安好心,她只是想通过控制东陵王府来控制东陵以便她暗中行事罢了”

  风逐云将媚铃官如何暗中残害百姓,如何阴谋复活邪人的事情都说了,最后更指着柳柔心道:“当初就是柳柔心救下了濒死的邪妃,并一直在邪妃身边出谋划策的人,也就是真正的策妃,而且她明知道媚铃官是邪族,明知道她残害百姓意图复活邪人,依旧与之同流合污”

  风逐云说完,两旁的人便开始议论纷纷,矛头都指向柳柔心。

  费南贞也道:“柳柔心,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李晚澄上前一步刚要为柳柔心辩护,柳柔心却阻止了李晚澄的动作,并说道:“故事才刚刚开始而已,各位稍安勿躁”。

  风逐云随后说:“若只是邪妃一人为恶也就罢了,后六百年前于悬血暗地失踪的邪族恶座恶天督也突然现世了,这之后柳柔心变本加厉的助纣为虐”

  风逐云讲出了东陵失踪人口之事,还有克力图、撼蛮等邪人恢复的事,还有她们害死东陵王,谋害姬文午,意图逼死姬文轩的事。

  “当初言语威胁姬文轩的人就是柳柔心,之后她身边的侍女,不忍见到百姓受苦,主动将邪人的消息传递出去,才引来云渺宫的杜空言、安广贤和孤绝仙子三人的援助,可惜在决战前夕云渺宫全面撤出东陵,致使我们与邪人的决战两败俱伤”

  风逐云随后说出定脉方鼎被毁,燕都沦陷,以及他们后知后觉发现邪藤一事。

  “柳柔心一直与那些邪人在一块,还为他们效力,东陵邪化之后,内部所有的人都被邪藤抓住,独她例外,就是证据”

  李晚澄道:“风逐云,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吗,事情根本不是你说的这样,你根本是在故意误导大家,你到底怎么了,为何要这样说,是不是有人威胁你,你说啊”

  风逐云道:“没,没有,我说的都是实话”

  “事情的真相根本不是这样”

  风逐云道:“你不过参加了王府除邪一战,而且还受了重伤,一直在修养,最后一战时,你也不过是拖着伤体稍微牵制了一下克力图而已,别说的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你”

  听到此,费安贞心中疑惑,风逐云他们与她说的是李晚澄就是录天宵,而东陵之事发生时,录天宵根本就不在东陵,“这是怎么回事”

  但事到临头,费南贞已经没有办法去问了。

  李晚澄道:“好,就算我一直在修养,我不知详情,那我问你,你是如何知道媚铃官是邪族的,又是如何知道她暗中残害人族意图复活邪人的,恶天督现世,你是怎么知道的,那位侍女又是怎能把消息传递给本就与柳夫人有仇的云渺宫的,还有,云渺宫凭什么相信柳夫人身边的一个侍女,我们揭露媚铃官身份之时,你也在别处围杀恶天督,又是谁安排此局引恶天督入网的,还有孤绝仙子带人毁灭邪茧时,那些邪茧的位置你都是怎么知道的,风逐云,柳夫人为了帮我们除掉邪人,解救一方百姓,连放弃经营多年基业都要保护的弟弟都未能护得周全,她这么做是为的什么,还不是为了整个人族的利益,柳夫人为了大义,放弃了私人恩怨,甚至不惜向云渺宫低头,你说这些话,对的起柳夫人,对的起为了东陵安危,而牺牲的那些英灵吗?”

  李晚澄说的激动,风逐云一时语塞,神情也极为痛苦,他开口不停的说:“我,我,我”。

  费安贞看风逐云马上就要顶不住了,而且在场之人也开始议论李晚澄的话,觉得风逐云之语的确有很多漏洞,还有人嚷嚷着让风逐云解释,但那些人马上被混在其中的云渺宫之的起哄声给淹没了。

  费南贞一拍宝座扶手,大喝一声:“安静”

  费安贞说风逐云已经将事情全部对她说过了,是那名侍女深明大义,一直在为风逐云传递消息,风逐云就为了侍女的安全,才故意不强调的。

  “柳柔心睚眦必报,心狠手辣,那位深明大义侍女的生命安全令人担忧啊”

  柳柔心道:“我带出听雨楼的只有两名侍女,一者眀欢,一者醉惜,眀欢现在与我弟沾心在一起,而醉惜,在东陵之时,她也并非是因为什么大义,她不过想借刀杀人罢了,这样背主之人在你们口中,反而成了怜惜的对象了吗”

  柳柔心随后指责醉惜其实就是费南贞的人,三年前出卖她导致她弟弟被抓的就是醉惜,在东陵欲杀她又一次导致其弟被抓的也是她,后来她还投靠了邪妃媚铃官。

  李晚澄也说柳柔心所说是真,双方就醉惜的事又争论了一番。

  费南贞道:“我知道大家心中都有疑虑,但事情并非没有解释,只是就算我们解释了这些问题,恐怕李先生还是不服,还是会找出各种理由为柳柔心脱罪,无意义的争吵说的再多也无用”

  一个三十多岁的侠士说道:“楼主说的极是,只是不知楼主除了人证之外,还有什么确切的证据’

  费南贞道:“我当然有证据,证明柳柔心已经投靠邪族,只是要证明,还需要柳柔心配合,不过我料她也不会乖乖配合”

  “是什么证据需要柳柔心配合”

  “是什么证据啊’

  众人意乱纷纷之际,费南贞道:“我已接到密报,柳柔心为了向邪族表忠心,已经自愿在体内种下了邪藤种子,只要柳柔心愿意让众人检查一番,立刻见分晓”

  柳柔心道:“你想怎么检查”

  费南贞道:“邪藤之种寄生在你的内丹之上,只要封了你的功力……”

  费南贞还未说完,柳柔心便道:“不可能”

  费安贞道:“大家可都听到了,柳柔心这可是证明你清白的机会,你若心里没鬼,何必拒绝呢”

  柳柔心道:“我就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相信你费南贞,而且当年那件事还未弄明白,你就要封我功力,可能吗?”

  “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体内没有邪种,我立刻放你自由,绝不会趁机翻旧账”

  接着费南贞道:“现在场众人都可以为证,我费南贞说道做到,我若反悔,即刻自裁”

  之后费南贞又对李晚澄道:“李先生如果相信柳柔心没有投靠邪族,也应该支持我才是,除非,李先生你……呵呵”

  李晚澄为柳柔心辩解,说是邪人可能是为了控制柳夫人才下了毒手,此话被费安贞抓住了漏洞,费安贞道:“原来李先生知道柳柔心提内有邪种”

  李晚澄道:“我,我不知道”

  无论如何柳柔心坚持不把三年前的事情调查清楚,她不接受任何无礼对待。

  李晚澄道:“仔细想想无论三年前的事情,还是东陵的事情,只有一个人全程在夫人身边”

  “醉惜”

  可是醉惜现在不知下落。

  费南贞道:“柳柔心,我劝你好好配合,莫让我动手”

  柳柔心道:“动手,就凭你”

  “就凭我,听雨楼的主人,费南贞”

  就在双方眼看就要动手的时候,突然门外传开鸣锣开道之声,百姓让出道路之后,一顶官轿落在了听雨楼门前,来者正是老大人。

  

document.write ('